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江湖孽缘前传之断肠崖下](1-5)作者:红绳紫带
[江湖孽缘前传之断肠崖下](1-5)作者:红绳紫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3168
 
  第一回:千钧一发
 
  朦胧醒来,天还是那样的蓝,风还是那样的细,微风拂过脸颊,几根发丝轻 轻飘荡,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我……是谁? 
  女人支撑着坐了起来,拨开如云的秀发,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完美地展现出 来。
 
  那种美,惊心动魄,惹人怜惜,又让人欲念大炽,恨不得将她揉碎。  她 艰难地坐起,窈窕的身子却是出乎意料得丰满,胸前鼓胀的双峰高高耸起,浑圆 硕满,随着女人身体的起伏颤颤巍巍,晃动不已。女人似乎受了重伤,浑身酸软 无力,那如蛇般纤细柔美的腰肢似乎随时都会软倒,两条修长的美腿蜷曲叠加, 妩媚撩人,令人心动不已。
 
  女人试了几次,终究无法站起,丰满的肉臀无力地瘫搁在地上,挤压出令人 热血沸腾的浑圆曲线。  真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窈窕柔美而丰乳肥臀,这 仙女下凡一样的人儿柔弱的伏在那里,魔鬼般超乎想象的极品身材任何男人都无 法抵抗,真可谓天生尤物,造化神妙。  阳光穿过峡谷,静静地洒在女人身上, 显得圣洁祥和。她静静地躺在那里,美丽的眉角轻轻蹙起,脑海中闪过一幅幅混 乱的画面,然而却没有一幅能看清。
 
    -----------  未知之地,隐魔教。  发展了几年的深渊地狱已经颇具
 
  规模,莺莺燕燕的阁楼里,娇声不断,淫乱不已。各色权势之人集中在此, 在各种各样的性爱环境中,抱着自己心仪已久的美娇娘,肆意交媾,尽情地发泄 着对她的欲望。  天字魅房中,令美人们谈之色变的极乐道人,亦是搂着一具 芳名远扬的白嫩肉体,狂插不已。「啪啪……」的交合声中,女人的哀吟、男人 的狂笑混杂在一起,直叫人心头火热,欲血沸腾。  良久,一声哀婉撩人的呻 吟响起,紧接着是男人快活的嘶吼,淫乱的房间里渐渐平息。半响,一个身披道 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出,神情满是发泄后的舒爽,只见他回头笑道:「公孙世家 月兰夫人的滋味果真非同凡响,我圣教耗费诸多将你纳来,也算物有所值。嘿嘿, 明天道爷带你带去树林里快活,乖乖洗净身子,等着道爷宠幸吧。」  极乐道 人大笑而去,身后半掩的门缝中,经历几度春风的月兰夫人一丝不挂伏在床上, 玉体横陈,满面潮红。佳人白皙的美肉颤抖抽搐着,粉背香汗淋漓,显然刚刚男 人的肏弄过于激烈,剧烈媾和后的余韵久久不能平息。她诱人的下体收缩蠕动着, 羞耻的肉穴中,一股股乳白色液体从里面缓缓流出……。  书房中,极乐道人 端坐在案前,阅览着一条条的情报,不时有人恭敬地呈上卷宗又急急退下。他有 条不紊地浏览着,无论看到怎样惊世骇俗的情事情,神情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这里是隐魔教,也就是百年前的正宗魔教。和以往历史上的魔教不同,如今 的隐魔教已经不再局限于武林,而是在世俗、豪门、诸侯以及朝廷等层面进行全 面渗透,甚至连关外蛮夷都有所来往。这百年来,隐魔教卧薪尝胆、韬光养晦, 逐渐由一个没落教派扭转颓势,演变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庞大地下势力,如今已经 隐隐有了改朝换代的资本。然而它始终低调着,默默无闻,在那神秘教主的统领 下小心翼翼掩藏自己,耐心筹备,真不知它一朝崛起之时,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极乐道人不属于隐魔教,他是融魂派中人。融魂派和隐魔教之间的关系复杂 难明,而今只是隐魔教的附庸,负责经营深渊地狱。融魂派中人都是淫道之辈, 讲究「无父无子」,均以师叔、师侄相称,人也极少,他只有三个师兄和两个师 叔,其中阴师叔一直隐匿在尘世,谁也不知他的行踪,包括他的授业恩师马师叔。 
  极乐道人算是半道入门,他原本出身全真教,又偷偷拜师于马师叔,后来受 困于色惹下事端,诈死脱身后便一直在深渊地狱隐藏。  现在的他是极乐道人, 当年世俗的他还有一个身份——全真教三代弟子赵志敬!这是同一个人,但又是 两个不同的人。  卷宗一页页从眼前翻过,不知看到了什么消息,原本面色平 静的极乐道人倏然神色大变,沉默了半响,直奔总坛而去。  「师叔,师侄想 要下山。」极乐道人诚恳地看着面前的中年。中年神色淡然,缓缓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眼便令他心生惶恐。  这中年男子就是他的授业师叔,深渊地狱的创建 者——马长老!  马长老神情平静,仿佛早有预料,他张口叹道:「痴儿,当 年之事还未放下?你尚未痊愈,且那女子又岂是常人所能拥有?再等些年罢。」 
  「师叔,我这次一定要下山,您就成全我吧!」  中年深深看着他,沉默 良久,道:「只看生死,不结姻缘。」  「师叔……」  「时候未到。」 
  七日后,一群黑衣人出现在绝情谷外。是夜,绝情谷中惨叫连天,鸡犬不留, 谷主掌上明珠公孙绿萼被秘密送往深渊地狱。  极乐道人没有心思处理善后, 吩咐一众魔教连夜准备,次日清晨,便沿着长长的绳索独自下到断肠崖下。 
  踩了踩地面,极乐道人不禁抬头回顾,这终年雾气弥漫的断肠崖,不过百亩 方圆,底下竟有百丈之深。如此绝境,纵是绝顶高手跃下,也是九死一生,情报 中说她跳崖之时已经身中剧毒,不知还能有几分幸存的可能。  极乐道人心中 担忧不已,生怕找到她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具美丽却冰冷的身体。  当年第 一次见遇到了她,那修行多年的道心便轰然倒塌,她仙女般的容貌、出尘的气质 以及窈窕又丰满的身体深深吸引着他。这人,便是那活死人墓的主人——终南山 仙子小龙女。  为了得到小龙女,当年的极乐道人也就是赵志敬,毫不犹豫拜 马长老为师,时常下山掳掠女子,研习淫道秘术;窥到小龙女和杨过修炼玉女心 经后,他心生记恨,遂挑拨师门,百般与杨过为难;他日夜窥探,终于乘虚而入 一尝芳泽,事后又嫁祸给师弟尹志平;为了得到她,他不惜出卖师门,引进蒙古 鞑子,最终还是没能得偿所愿。最后他重伤诈死,被马长老带进隐魔教,自此在 深渊地狱潜伏。直到几日前得知小龙女中毒跳崖,他又毫不犹豫放下一切前来相 救。
 
  虽然小龙女不知道这些事情,但在极乐道人看来,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就 应该得到她。这些年来,哪怕在深渊地狱中和再漂亮的女人交欢,极乐道人心里 想的还是小龙女,在他心里,如果不是当年稚嫩懦弱不敢表白,小龙女早就和他 的在一起了。极乐道人下定决心,只要这次找到小龙女,谁也别想再把她带走, 她永远是自己的。这时候的他,早就把马长老的话忘得干干净净了。  走过崎 岖的乱石,极乐道人仔细寻找着小龙女的踪迹,出乎意料的是,不一会儿便有了 线索。  那是河边的一株高柳,细密的柳条中几根枝干从中折断,无力地悬挂 在那里。树下是柔软的沙滩,隐隐还有被压过的痕迹。极乐道人查看片刻,心中 大喜,用力拍了拍身边的树干,长舒口气,不知怎的,平坦的裤裆竟开始高高耸 起。
 
  他只是想一下小龙女,竟然就如此兴奋,可见那娇柔的迷人肉体对男人的吸 引力。
 
  极乐道人强压心头的激动,登高而望。崖下面积并不大,入目所见,除了这 条流淌的河流便尽是山石松柳,根本没有一个活人。极乐道人心头微微失望,不 过很快又变得兴奋起来,他跳下树,也不管崖上的一众魔教,只是兴冲冲地沿着 河水往下游寻去。  极乐道人沿着沙滩兴冲冲地奔行着,嘴里咕哝着听不清的 话语,胯下的屌物早已高高勃起,随着奔跑一甩一甩的,很是淫邪滑稽。多少年 了,他从未如此高兴,如此失态过,在他脑海里,仿佛看到了小龙女正在前面等 他,她已经筑好了简朴的草屋,做好了丰盛的早餐,坐在暖暖的合欢床床边温柔 地等他。  「啊,仙子稍等,极乐马上就过去,先不忙吃饭,这些年朝思暮想 的,一定要在和仙子做个够才行。……,我要捏爆你的大奶子,要把你里里外外 射个透!」  极乐道人嘴中含混地嘟囔着,整个人都有些神经质。他对小龙女 的迷恋,已经深入骨髓,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都令极乐道人兴奋不已。几年没有见到她了,真不知道会漂亮丰满到什么程度, 自己简直要疯掉了!  「小龙女,我来了!」        ……………… ……  潺潺的流水旁,茂密的树丛边,有一处寒潭,潭水并不深却寒冷异常, 散发出阵阵寒气。长相怪异的鱼儿,摇着尾巴在里面缓缓游弋,有些眼熟,又印 象模糊。  极乐道人收回目光仔细查看着脚下,又抬头看了看前面。痕迹已经 很明显了,小龙女至多一天前还从这里经过,也许就是刚才。  又寻找了片刻, 极乐道人忽然双目一凝,只见寒潭的对面,靠近崖壁处有一石洞,石洞中散乱着 一团团硕大的白石,一个白色的身影正静静地伏在一颗白石上,远处看来,犹如 一朵即将凋零的雪莲,美丽又苍白。  极乐道人心中咯噔一下,欲念全消,他 怔怔地站在那里,整个身子都有些僵硬。过了好半响他才反应过来,哆嗦着连滚 带爬跑了过去。  扶起女人绝美的臻首,极乐道人身躯一颤,没错!是她!是 小龙女!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儿安静地躺在自己怀中,比自己印象中的还要美丽迷 人,然而那苍白得吓人的面容,却令他心头疼痛欲死,呼吸都要停止了。  小 龙女平时不爱说话,看起来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然而当年那整个世界只有小龙女 的极乐道人却知道,看似木讷的她只是因为久居深山,不善和人交流,她的内心 是那样的温柔善良,甚至不会去拒绝别人。那时候虽然功力不济,但极乐道人一 直在小龙女身边守护着她,小龙女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充满了吸引力,令他迷 恋、心动。然而这样的人儿,又有谁会忍心去伤害她?  看着怀中凄美的容颜, 极乐道人眼泪夺眶而出,过往的一幕幕仿佛告别般浮现在脑海中。自己为了她做 尽坏事,臭名昭著,心里没有任何怨言,哪怕全天下都唾弃自己,哪怕自己所做 的一切她都不知道,哪怕自己当年真的死在她的剑下,那也是满足的。为了她, 自己怎样都没关系,就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然而她不能有事。谁要伤害她, 我便杀谁!不管是谁干的,一定要杀了他!  极乐道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小龙女, 心中充满了悔恨与自责,自己心怀愧疚不敢见她,没想如今她竟被人害成这样。 
  小龙女的呼吸已经细不可察,她就要死了吗?就要离开自己了吗?多少年的 日思夜想,无数次的对镜表白,还没有对她鼓起勇气,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吗?
 
  她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极乐道人悲悔攻心,胸口一窒,「哇!」 
  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可能!你怎么能死?」  极乐道人一声低 吼,这时的他,整个心神甚至面容都在微不可查地变化着。良久,他才强行压下 心头的动荡,开始思考救人的办法。他知道,这世上医道高人无数,然而真正能 做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只有隐魔教莫先生无疑。自己虽然不济,好歹也跟他老人 家学了些时日,小龙女尽管已经呼吸微弱,但毕竟还活着,活着就一定还有的救! 
  一定!  极乐道人强压心神一番查验,发现小龙女伤势并无大碍,却是中 毒极深,毒素以寒毒为主。他心头一动,手忙脚乱地翻出一粒蜡丸,捏碎后取出 一颗腥红的药丸,舀水喂小龙女服下。片刻后,小龙女面色竟然红润了些许,呼 吸也加深了许多。极乐道人心头大喜,恨不得跑到莫先生跟前狠狠地磕几个头。 
  毒素虽暂时压制,但以小龙女现在的情况,却不可能经受住长途跋涉赶往隐 魔教,还要自己想办法治疗。极乐道人心事重重,他出去取了些干草回来,将小 龙女仔细放好,又马不停蹄地外出寻药。  断肠崖下四季如春,根本没有什么 耐寒的药物,绝情谷又太过偏僻,周边只有些小村镇,无药可买。小龙女体内寒 毒极为霸道,一般的药物起不了什么作用,公孙世家的药房极乐道人已经搜过了, 只有寥寥几味药材适宜,却不会有什么大的效果。极乐道人返回绝情谷转了一圈, 取回几味药材,让一众魔教四散寻药,自己又回到了崖下。  极乐道人愁眉紧 锁回到石洞,看小龙女脸色越来越苍白,眉头皱得更深了。  谷底的白天时间 短,眼看快要天黑了。极乐道人味同嚼蜡地吃了点干粮,又从小龙女腰间取出一 瓶蜂蜜,小心翼翼地给小龙女喂下。再没有人能比他了解小龙女,哪怕杨过。极 乐道人细心地擦拭着小龙女的嘴角,这样的场面本来应该有些温馨,现在却只剩 下了苦涩。  极乐道人一通忙碌,又趁着天黑之前抱了些枯枝回来,点火取暖, 希望能驱散些小龙女体内的寒意。他抱着小龙女安静地坐在草床上,火光将他们 斑驳的背影映上石壁,仿佛一对相依为命的夫妻,他们正互相依偎,在冷酷的命 运面前,艰难挣扎。  极乐道人抱着小龙女,心中又开始旖念丛生,虽然已经 极力压制,但下身还是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小龙女的身子实在太过诱人,根本 不是正常男性所能抗拒的。极乐道人感觉到了自己下体的异样,暗骂一句,却又 忍不住去抚摸小龙女脸蛋,然而入手的冰凉提醒着他绝不可轻举妄动。他不得不 想些别的,好转移自己注意力,「总不能一直喝蜂蜜,喝些热汤应该能好些,不 过自己没带炊具……」。  极乐道人胡斯乱想着,鬼使神差地起身走出石洞, 他想打些肉食,熬些汤给小龙女喝,也好驱驱寒。极乐道人在外面溜达了半响, 猛然醒悟天已经黑了,哪里又能捉到什么。他就是这样,对小龙女有着魂魄颠倒 一样的痴恋,如孩子一样无所适从,如父亲一样默默无私,又如小心谨慎的飞蛾, 却对烛火没有任何抵抗力。  忽然,极乐道人想起了白日寒潭中见到的鱼儿, 便冒着刺骨的寒意,摸黑跳下寒潭捉了两条。绕是他功力已是不俗,也被潭水冻 得直打哆嗦,也不知这阳春时节,哪来的如此寒水。  金黄色的鱼肉在火上翻 滚,香气格外浓郁,肥厚的油脂下满是莹黄鲜美的嫩肉,火一烤「滋滋……」作 响。鱼肉的香气令极乐道人食欲大动,他尝了一口,香嫩的鱼肉入口即化,鲜美 异常。下一刻他停住了,只觉那口热腾腾鱼肉一入腹,便如同一道火焰滚过,一 路烧到了心肺脏脾,阵阵热力在体内散发弥漫,让人忍不住打个哆嗦,竟是浑身 舒坦。  极乐道人一声赞叹,继而眼睛一亮,这莫不是那《医经》中记载的绝 迹奇鱼「入火喉」?据载这「入火喉」只能在四季冰冷的寒水中生长,生长周期 极为缓慢,十几年方能长成,是一味罕见的阳性奇药。据传古时在极北苦寒之地, 当地居民往往要在冬天来临之前储存几尾「入火喉」,在冬日最寒冷的那几天服 用,以便抵御难熬的严冬。也由此可见,「入火喉」的药性之猛烈与持久。 
  极乐道人心高气傲,以往哪里会在意一条鱼,再怎样美味珍稀也只是一只鱼 罢了。
 
  然而现在的他,眼中却是一片火热,甚至隐隐有热泪盈眶。  「小龙女有 救了!」
 
  第二回:佳人归心
 
  潺潺的河水婉转流淌,茂密的芦苇后,几丝春光偶尔外泄,整条小溪似乎都 显得春意弥漫。  清凉的河水从修长的玉颈流过,变成一粒粒晶莹的水珠,沿 着女体诱人的曲线,在雪白娇嫩又硕大浑圆的肉球上欢快的滚动。水珠互相追逐 着,尚未从那白硕的山峦落下,便随着一只纤纤玉手粘到了一片柔滑的美背,一 路向下,光滑莹白,越来越纤细窈窕,直到遇到一团肥美的隆起,便陡然变得丰 腴水嫩。从那幽深的沟壑深深流入,温度遽然提升了许多,周围也显得幽暗深邃, 在路过那条狭长的小溪后,水珠儿终于掉滑落,温热、颤动。  仙子正在沐浴, 淫贼岸旁窥伺。  小龙女脸颊发烫,芳心跳动不已,她知道极乐道人喜欢自己, 昨天他已经说了,而且他说过,自己已经有丈夫了。小龙女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 长得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和他的感情怎样,只是她很感激这个救她的人。他叫赵 极乐,很多年前就一直暗恋自己,现在他在追求自己。  小龙女并不讨厌极乐 道人,反而对他的痴心很是感动,她能看出来极乐道人没有对她说谎。想到从前 竟有这样一个痴心的男子默默守护自己,小龙女心中一阵感动与温馨,然而又有 些不知所措。  虽然已经记不得以前的种种,但极乐道人的救命之恩,以及这 段时间无微不至的照料,也已令她芳心萌动。她心里有些紧张,想和他多说话, 又怕看到他那灼热的目光,她知道他很色,现在,他就很可能躲在岸边偷看自己。 
  果然,不远处的芦苇旁边,忽然冒出一串大大的气泡,紧接着一个男人探出 了脑袋,正是极乐道人。只见他赤着身子,浑身只穿一条内裤,笑嘻嘻地往小龙 女走去。  小龙女睁大了眼睛,张着小嘴看着他,神情显得美丽又可爱,片刻 后,连忙蹲下身来惊呼道:「赵极乐,你先别过来……」  「嘿嘿,仙子洗澡 怎么也不叫上贫道啊?」极乐道人两眼放光地看着芦苇后的小龙女,眼神中满是 贪婪与迷恋。小龙女的病情终于痊愈,崖上的魔教一众也早就被他打发走了,这 时候,他不想任何人打搅到他的好事。极乐道人三两步走到小龙女跟前,看着双 手捂胸羞急失措的她,手臂一张便扑了过去。  「啊……」一声惊呼,小龙女 小手慌乱地撑在极乐道人胸前,身子不由自主地和他一起向后倒去。修长的玉腿 在空中一扬,水花四溅中随着男人的臀部向水中滑落,说不出的惊慌柔弱。 
  芦苇边的水很浅,下面满是柔软的细沙。极乐道人将小龙女压在身下,胸口 不由自主地去挤压她高耸的胸部,说道:「小龙女,你好美,嫁给我吧!」 
  小龙女害羞地闭上眼睛,用力去推极乐道人,却怎样也推不开他,只好小声 说道:「你不是说,我有丈夫了……。」  「唔,昨晚忘了告诉你,你丈夫已 经死了,他被蒙古高手杀死了。」  「哦……」小龙女神情愣愣的,没有伤心, 也没有怀疑,她本来就不记得自己丈夫是谁了。  「那就嫁给我吧,小龙女。」 
  「别这么急好吗?赵极乐,……让我想想。」  「当然可以,不过这段时 间贫道那么辛苦,现在仙子的病也好了,可要和我好好亲热一番才行。」极乐道 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小龙女,仿佛要把她一口吞下。  小龙女闻言大羞,却并没 有反对,妙目轻合,任由极乐道人压在自己身上热情亲吻。极乐道人的吻雨点般 落在玉人的脸上、额上、唇上、胸前……,大手猴急地扒开小龙女的手臂,让那 一对浑圆硕满的雪奶呈现在自己面前,而他的热吻也一路向下,湿润地贴上了那 一片颤抖的乳肉。「嗯……」  小龙女的脸蛋潮红一片,红晕一直延伸到了天 鹅般修长的玉颈根部,她迷乱地抓住极乐道人的头,雪白的胸部禁不住微微上挺, 去迎合男人的亲吻。  极乐道人此时心中激荡,感觉手都有些不够用,小龙女 的含情默许,令他那久经波折早已坚如磐石的心禁不住地颤抖。他最是了解小龙 女,知道佳人已经认可了他,缺少的仅仅是一个过程。这么多年的默默守候,痴 心不改,等的不就是这一刻。  时光荏苒,历经百般坎坷,守护一生的仙子终 于许下芳心,这一刻,极乐道人直欲仰天长啸,伏地痛哭。  一只纤柔的小手 轻轻拂过极乐道人的脸庞,拭去他尚未滑落的泪水,那种细腻与温柔,直让人感 叹心羡。  「极乐,你怎么了?」小龙女双手捧着极乐道人的脸,关心地问道。 
  「我……是高兴……」极乐道人深吸口气,将深埋在小龙女双乳间的手抽出 来,同样捧着她的脸,深深地看着她微笑着,道:「终于能和你在一起,这辈子 死也无憾……」。  小龙女芳心一颤,直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说不出 得感动与迷茫。男人的大手再次抚上了小龙女饱满的乳房,她静静地看着身上的 男人,直到男人俯身而来,二人相拥亲吻在一起……  清澈的河水缓缓流淌, 一丛丛的芦苇仿佛床帐般竖立在水中,遮挡外人的视线。一处茂密的芦苇后,娇 吟阵阵,浪花四溅,忽而一只修长的美腿探出芦苇,努力地扬起伸直,那雪白修 长的曲线,令人赏心悦目,心生邪念。  一声婉转急促的呻吟幽幽传出,虽然 极力压抑,仍悠扬妩媚。芦苇后渐渐沉寂,随着一声女人的娇呼,赤裸的男人迈 步而出,一具雪白娇嫩的美肉被他打横抱在身前,男人满脸的兴奋与得意,毫不 掩饰他对美人肉体的渴望与急迫。玉人似乎羞于赤裸交缠毫无遮挡,可爱的小手 慌忙地将握着的肉屌松掉,藕臂伸展紧紧攀着男人的脖子,一颗臻首顺势埋进他 的胸膛。雪白娇嫩的肉体蜷曲在男人身前,鼓胀的胸部在男人的胸前挤压成雪白 的一团,随着走动鼓胀不已。洁白的小腿在空中晃荡着,五个粉红的小脚趾可爱 地蜷曲在一起,柔腻身体上洋溢出一层迷人的潮红,也不知刚才的芦苇后,都和 男人做了些什么。             ……………………  宽敞的石 洞前,碧水荡漾,百花盛开,一颗颗大小不一的卵石点缀其间,有的形如圆盆, 有的高于人首,一直延伸到石洞深处。幽暗的石洞中,一颗颗白色的卵石历经无 数年河水的冲刷洗涤,一尘不染地躺在那里,一种温馨的气息渐渐弥漫,如同一 窝待孵的卵,在温暖的巢穴中酣睡,印证了大自然的代代传承。而仿佛冥冥中相 印相通,无意中也见证了一对雌雄间的交配繁育。  一颗硕大的卵石上,几件 湿淋淋的男女衣物杂乱地搁在一那里,里面还有一条女人洁白娇小的内裤,地面 上零散着些许枯枝干草,声声男女的喘息从石后传来。大石的后面是一团大大的 草床,一位丰满白嫩的美人儿一丝不挂地躺在那里,挺起自己异常丰满的胸乳, 承受身上男人猛烈的乳交撞击。女人肥嫩的雪乳间,一根火热通红的长枪正进进 出出冲刺不停,烫人的大龟头在她的雪颈上热情地顶戳着,每每深插便击打出一 片白花花的乳浪。
 
  佳人娇喘吁吁,吃力地夹紧双乳,在男人灼灼的目光下几乎要吃不消。
 
  「啪啪……噗咕……噗咕……」  「啊……嗯……」  火热的肉体撞击 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佳人渐渐不堪淫弄,饱满的双峰几乎要把持不住。她 张开小口用力的呼吸着,男人的大屌粗壮异常,撞在她的胸前,几乎要把她的心 都撞碎了。
 
  「小龙女……哦……我爱你……」  「啊……极乐……慢……慢一点……」 
  忽然,男人一声低吼,一双大手猛地抓住女人胸前的大奶子,死死地摁在裆 下,紧紧地裹住他的大屌,健壮的臀股仿佛上了发条般疯狂地抽动起来。剧烈的 压迫,疯狂的乳交下,玉人含羞忍耐,双峰上挺,迷人的玉颈被迫后仰,几乎不 能呼吸。  「喔……小龙女……我射了……」骤然间,男人全身猛然绷紧,双 手深深嵌入乳肉,颤抖的臀胯狠命一挺,一大股浓厚的热精喷射而出。  「啊 ……极乐……」  火热的精液强劲有力,击打在玉人的下颚,又四处喷洒,一 股一股,连绵不绝,仿佛在伊人的胸前下了一场精液雨。  良久,激烈乳交后 的男女瘫倒在一起,也不管那些粘粘的精液,抱在一起便亲吻起来。这一吻,仿 佛打开天窗,灵欲交融,这一吻,仿佛彼此相约,关系确定。一吻定情,直至神 魂颠倒,直至天昏地暗,两人才缓缓分开。  十几年的魂牵梦绕,睁开眼来, 一切都跟原来不同了。从此,美人归心,从此,姻缘相结。春房软帐,股沟交叠, 巫山翻腾,不分日夜。  极乐道人紧紧抱着小龙女,贪婪地挤压着她的胸部, 双手拢着她雪嫩的丰臀,缓缓摩挲,轻声道:「刚才累坏了吧?」  小龙女红 着脸不作答,只是将一颗臻首埋在他的怀里,潮红的粉颈上粘满了他亮晶晶的精 液,胸前更是湿滑一片。  极乐道人看得心头火热,欲念又起,双手抓着小龙 女丰腴的臀肉,逐渐加大了力度。如今佳人赤裸在怀,满身精液,那羞涩又淫乱 的样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不一会儿,那躺在小龙女粉腿间的男人性物具又再 度勃起。  「嘿嘿……,仙子休息好了吗?贫道的性欲可是很强的,接下来, 我们开始做爱吧。」  极乐道人嘿嘿一笑,猛地将小龙女抱起,将她雪白娇软 的身子压在身后的卵石上,顶开两条白花花的美腿,提枪上马,便欲直捣黄龙! 
  「啊……等一下……极乐……」小龙女又是羞涩又是惊慌,双手扶住极乐道 人的肩膀,娇声道:「让我清洗一下……」。  「仙子的身体这么娇贵,哪里 还用洗……,贫道等不及了,可要进去了……」。极乐道人将小龙女的双腿提起 来夹在腰后,端起自己的长屌,大龟头在小龙女的湿滑的蜜道口来回磨动,随时 都会挺股肏入。  「啊……极乐,先洗一下……再做……」羞耻的性器彼此磨 动,小龙女芳心狂跳,身子都有些打颤,她雪白的双腿不由地夹紧极乐道人屁股, 却哀求道:「好极乐,先让我洗一下,待会儿你要怎样都可以……」  「好吧, 不过要起洗。」  「嗯……。」  极乐道人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屌,捏了 两把小龙女的肉臀,心中又实在舍不得放她下来,就这样抱着小龙女的腰臀迈步 向外走去。  小龙女羞红着脸,一丝不挂地缠绕在极乐道人身上,任由他一路 轻薄,感受着臀下那根大屌的粗长火热,想着不一会儿就要和这个男人交欢淫合, 不禁娇躯颤抖,将他缠得更紧了。二人肢体交缠,极其荒淫地出现在光天化日下, 走过一颗颗卵石,踩着柔软的青草,向不远处的小河行去……。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万水千山总是情 金币 +3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0更新.